周公解梦
预知未来

梦到把老公的鞋弄丢了

父亲犯病弄丢4岁闺女

4月14日,天略阴沉,微凉。任丘市议论堡乡陈村,李树芹一早就起来了,穿上干净的衣服,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,他的大儿子还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母子俩在忙碌中焦急地等待着。大门外,写有“迎接老妹回家”的条幅在风中飘荡。

几天前,他们就开始准备了。自从得知走失33年的闺女找到了,李树芹激动无比,一直等待着女儿回家的这一刻。“宝贝回家”河北地区志愿者和任丘市蓝天爱心协会的志愿者,也赶来帮忙,他们在这条寻亲路上出了力,今天,一起见证走失33年的亲人团聚的时刻。

上午8时40分,一辆车驶进村里,大家赶到村口迎接。一位身着棕色棉服的女子下车,李树芹小跑到车前,抱住了她。这个人就是她走失33年的闺女,曾叫陈广芝,现在有了新名字——石晓丽。母女俩抱在一起,失声痛哭。

3年了,当初正直壮年的母亲已成花甲老人,当初蹒跚走路的孩童也已为人母。然容貌虽变,不变的是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和浓浓亲情。

李树芹的老家在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市,她有四个儿女,石晓丽是她的小闺女。1985年3月的一天,李树芹的丈夫精神病发作,带走三个孩子,一星期后,两个孩子被派出所民警送回,却不见小闺女。从那天起,李树芹就开始四处寻女。“我把周边的地方都找遍了,也贴了寻人启事。”李树芹说,连续找了几年,毫无音信。

20多年前,李树芹的丈夫也失踪了,迫于生计,她带着孩子们来到任丘市,在议论堡乡陈村安定下来。可李树芹心里始终有个心愿:找到走失的小闺女。

母女俩同在“宝贝回家”网寻亲

“我闺女走失时,穿一件兰花棉袄和一条打补丁的蓝色条绒裤,脚上是一双手工做的蓝色条绒鞋。”李树芹说,这些年,她总是梦见女儿,有时清晰,有时模糊,家里有张女儿一周岁的照片,她总时不时拿出来看看。

直到几年前,她看到了央视寻亲节目“等着我”,失散多年的亲人,差不多都能找到。“如果把女儿的信息发上去,或许也可以找到了。”李树芹心想。她和儿子都不会上网,就找朋友帮忙把寻亲信息发到了“宝贝回家”网上:寻找1981年出生,1985年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市杨家乡火车站失踪的石晓丽。很快,就有志愿者和他们联系,但因为事情已过多年,提供的信息又不详,寻亲帖子发出去两三年,石沉大海。

李树芹心凉了,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自己的女儿吗?

去年9月,事情发生转机。又一条寻亲帖引起志愿者“梓栎”的关注:约1980年出生,1984年从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市杨庄乡火车站走失的石晓丽寻亲。这个帖子是石晓丽的丈夫张金峰发布的,他和石晓丽结婚后,了解了她的身世,他知道妻子找家的心愿,所以发布了寻亲帖。

志愿者“梓栎”看后,反复比对李树芹的寻亲帖,地点相同,一个找家,一个找女儿,会不会有联系呢?于是,他在帖子下留言:曾搜索到一条高度疑似的寻亲信息,对方登记内容是寻找小闺女,1985年,因父亲发病,在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市杨家乡火车站走失。

很快,负责这两个寻亲事件的志愿者联系了,并各自联系寻亲对象李树芹和石晓丽,采集双方血样鉴定。去年年底,网站传来消息:DNA鉴定结果显示,双方存在血缘关系,石晓丽就是当年走失的陈广芝。那一刻,李树芹哭了:“我找到闺女了。”

分别33载终见面

4月14日,石晓丽在丈夫的陪同下来到任丘,母女俩分离33年后,终于见面了。

38岁的石晓丽早已不是儿时的模样,但站在那里,哥哥还是认出了她:“是我妹妹,看,她和我妈长得多像!”母亲李树芹更是激动不已,攥着女儿的手不撒开。她对女儿满是亏欠:“你爸爸当年精神病发作,带着你们兄妹几个走了,后来是派出所的人把你哥哥和姐姐送回来。我到处找你,怎么也找不到。”听到这句话,石晓丽释怀了,她从小就知道养育自己长大的人不是亲生父母,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父母遗弃的,听到母亲的话,她放声痛哭。

石晓丽告诉母亲,当年在火车站和家人分开后,被一个人带到黑龙江省克东县,交于养父母抚养长大嫁人。十几年前,她和丈夫张金峰一起到天津谋生。

当天,石晓丽的哥哥准备了丰盛的饭菜,可李树芹还是执意要给女儿做一碗面。“孩子长这么大,30多年没吃过我做的饭,现在也不能天天在我身边,我必须给她做点。”李树芹说。石晓丽只吃了一口,就泣不成声。

李树芹说,找了30多年,几乎不抱希望了,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闺女了。多亏了好心的志愿者,还有发达的网络,帮她找回了闺女。

33载时光,改变了很多东西,石晓丽的姐姐已经不在了,母亲从青年到暮年,她自己也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。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,唯有血浓于水的亲情永远不变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周公解梦网 » 梦到把老公的鞋弄丢了

相关推荐